• 告別灰色商業模式,“支付第一股”拉卡拉前路何在?

    中國資本市場“支付第一股”竟然長期依靠違規獲取大額收益,并主動官宣自曝。

    拉卡拉“套碼”所涉及的資金也是此次發布存在“套碼”現象公告的四家上市公司里最多的一家。

    拉卡拉自2019年便啟動“戰略4.0”,即“支付+”,有成效但尚未領先同業。

    責任編輯:豐雨

    中國資本市場“支付第一股”竟然長期依靠違規獲取巨額收益,并主動官宣自曝。

    2023年4月18日,A股“支付第一股”拉卡拉支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拉卡拉”)發布重大事項提示公告,自稱其收單業務存在部分標準類商戶交易使用優惠類商戶交易費率上送清算網絡的情況,公司已按照相關協議將涉及資金退還至待處理賬戶。 

    隨后,北京翠微大廈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翠微股份”)、新大陸數字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新大陸”)和深圳市新國都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新國都”)分別在4月20日和4月28日的關于重大事項提示性公告,以及4月28日的年度報告上,顯示其控股子公司或全資子公司的收單業務中存在部分標準類商戶交易使用優惠類商戶交易費率上送清算網絡的情況。

    第三方支付公司通過“套碼”違規行為獲取不當收益的行為首度由此公之于眾。何為“套碼”?即第三方支付機構在收單業務中將標準類商戶交易使用優惠類商戶交易費率上送清算網絡

    的行為。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員向業界查詢調查知悉,這與監管機構對第三方支付公司強監管有關。

    財新網曾報道,2022年7月、8月,被審計署點名的八家頭部支付機構被要求退回合計約58億元違規收入。這八家機構就包括了拉卡拉和翠微股份控股子公司北京海科融通支付服務有限公司(下稱“海科融通”)。

    在明知違規的情況下,拉卡拉作為上市公司為何還用“套碼”獲取利潤呢?自曝“套碼”模式后,拉卡拉的前路何在?

    通過縱向和橫向交叉比較等各種研究方法,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員發現,在微信和支付寶的強勢之下,第三方支付行業生存空間狹窄且競爭激烈。尤其是收單市場上,國內刷卡機費率定價較低,第三方支付公司成本高而收入低。鋌而走險“套碼”是一種生存方式。

    但商戶刷卡手續費分成涉及眾多發卡行和清算組織等各方,業內不少人士較早知悉此潛規則。監管風暴之下,拉卡拉們不得不舍棄這種違規盈利模式。拉卡拉們陽光之下的錢途會燦爛嗎?

    藏匿已久的灰色商業模式

    國內第三方支付行業的起源要追溯至2011年5月26日。當天,中國人民銀行公布了首批獲得《支付業務許可證》的名單,一共有27家企業,其中包括拉卡拉。此后,支付行業迎來爆發式增長。截至2015年3月26日,中國人民銀行共發放270張《支付業務許可證》。

    兩種違規行為“套現”和“套碼”隨之而生。根據中國銀聯的定義,“套現”是指商戶與不良持卡人或其他第三方勾結,或商戶自身以虛擬交易套取現金。第三方支付機構則涉嫌機具的提供方。

    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員整合篩選百度搜索的資料發現,市場上最早有關于第三方支付公司使用“套碼”模式的討論是在2014年。彼時,微信紅包橫空出世。微信支付與支付寶支付的出現,一方面讓整個支付行業得到廣泛關注,另一方面則加速了第三方支付公司的淘汰。

    與此同時,國內刷卡機定價邏輯與國外有所差別。根據資深支付專家陳啟章的說法,國外卡組織的邏輯是按發卡行成本定價,較少數情況會按商戶類型定價;而國內刷卡收費分類則側重商戶成本端,這是因為早期國內借貸卡不區分,未考慮銀行貸記卡(即信用卡)墊資成本。而根據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員整理和查閱國內外政策和POS機規則,目前,國內已區分借貸記卡的費率,但均不超過0.6%,遠低于國外3%左右的費率。

    現行國內外費率定價差別。(數據來源:拉卡拉官網、square官網)

    其中,刷卡手續費分成方包括了發卡行、清算組織和收單機構,類型分為標準類、優惠類和減免類。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員了解到,線上受理按照2015年發改委的定價,發卡和清算機構執行定價,收單采取市場化定價;而線上刷卡手續費分成則是市場化定價

    中國現行刷卡費率分成結構。

    在激烈競爭和國內刷卡手續費率定價較低的背景下,第三方支付行業產生了一種運用“套現”引流,“套碼”變現的灰色商業模式。這種模式具體的操作如何呢?

    “套現”的“好處”顯而易見:信用卡分期還款年利率只有4%左右,如果在免息期間還款還可以獲得免息優惠;而銀行預借現金業務的年利率卻在12%到18%左右,部分無法獲得正常貸款的個人和商家就會選擇運用POS機刷信用卡的方式進行套現。

    “套現”雖然客觀上解決了部分個人和小微企業資金周轉困難問題,但持卡人及相關方觸犯了法律,銀行面臨著巨大的墊資壓力和不良資產率增大風險。

    按照刑法規定,信用卡套現情節嚴重的,涉嫌信用卡詐騙罪和非法經營罪。事實上,2020年,多家銀行發布了積分累計規則調整公告,將多家第三方支付機構拉入“黑名單”,即客戶若使用公告名單內第三方支付機構受理的交易將不再累計積分。其中,拉卡拉就在多家銀行調整公告的名單內。

    “套現”雖然可以增加第三方支付公司的業務量,但是不能增加利潤。而“套碼”則是第三方支付公司灰色產業鏈上重要的利潤來源。雖然國內信用卡刷卡時商戶費率定價較低,但是中國持卡人基數大,消費頻次高。若能從每筆交易中多出0.11%的收益,那么第三方支付公司在收單業務上的利潤將可以獲得極大提升。然而,“套碼”模式違反了中國銀聯的有關規定,并且最終受害者依然是銀行和商戶。

    根據2016年10月25日印發的《銀聯卡受理市場違規約束實施細則》第十九條規定,收單機構違規套用優惠類、減免類以及特殊計費等非標準價格特約商戶費率,啟動追償性清算。中國人民銀行則在2022年3月發布實施《關于加強支付受理終端及相關業務管理的通知》,并對套碼行為進行了明文規定。

    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員通過梳理權威媒體報道和業內專業人士的介紹發現,“套碼”的普遍流程是:支付機構將POS機發售給商戶后,先以標準商戶類0.55%左右的費率結算半年。約半年之后,提升費率至0.6%,同時,把標準商戶類型改成非標準商戶類型。如此操作以后,商戶的成本依然是0.6%,但發卡行可見的支付機構收入是以優惠費率計算,即0.38%左右。按照分成規則,支付機構就可由此獲得每單0.11%左右的差價。即支付機構通過“套碼”獲得利潤的方式是以商戶交出更高成本和銀行獲得更少收入為代價。

    如今,隨著各項政策的出臺和更嚴的監管,越來越多第三方支付公司開始自曝“套碼”并組織退還資金,也有越來越多第三方支付機構因為各項業務的不合規問題而徹底退出了支付行業。

    通過梳理和統計中國人民銀行公布的多個非銀行支付機構《支付業務許可證》續展公示信息,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員發現,擁有支付業務許可證且在許可證有效期范圍內的公司由原來的271家降至現在的171家,共有100家企業未獲批續展、未申請續展或已注銷。而這些未續展支付業務的企業大部分都是集中在2012年到2013年申請《支付業務許可證》的企業(第四批、第五批、第六批),即在微信和支付寶開始大力發展在線支付業務和“套碼”現象開始被廣泛討論的前一年開展支付業務的企業。

    獲批《支付業務許可證》企業數量比較。(數據來源:中國人民銀行)

    灰色收入貢獻多大

    灰色收入究竟有多少呢?

    根據拉卡拉公布的2022年年度報告,拉卡拉2022年歸母凈利潤為-14.37億元,同比減少232.75%,原因是公司將部分標準類商戶交易使用優惠類商戶交易費率上送清算網絡所涉及的資金進行了會計處理,沖減了2022年當期損益。

    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員統計得知,拉卡拉2022年前三季度凈利合計為4.14億元。而2022年全年凈利則為-14.37億元。

    同時,拉卡拉“套碼”所涉及的資金也是此次發布存在“套碼”現象公告的四家上市公司里最多的一家。根據四家上市公司公布的2022年財務報告可知,拉卡拉營業外支出近13.96億元,其中對外捐贈和罰款兩項為1700多萬元,余額均為“其他”項,遠高于新大陸、新國都和翠微股份的7.56億元、2.19億元和5.12億元。

    2022年四家上市公司營業外支出對比。(數據來源:2022年年度財務報告)

    在披露2022年年度報告的同一天,拉卡拉也披露了其2023年一季度報告。隨著2022年年度報告和2023年一季度報告的披露,其股價也徹底從下跌趨勢中迎來了反彈。而這一份一季度報告和2022年年度報告都顯示出拉卡拉在2022年剝離“套碼”業務的同時,另一項布局了多年的業務初顯成效,但總體效益還是圍繞著服務渠道商伙伴為主。

    拉卡拉K線圖。 (東方財富網/圖)

    根據拉卡拉2022年年度報告,拉卡拉的業務主要分為支付業務和科技服務業務,業務營收占比分別為85.38%和6.36%。而科技服務業務里面包含了金融科技業務、“支付+”行業數字解決方案和門店數字化經營服務(零售科技服務)。雖然2022年拉卡拉科技服務業務收入3.42億元,同比減少8%,但“支付+”收入和其他科技服務實現了同比增長126%和47%。其中,“支付+”模式是拉卡拉從2019年年報就提出的模式,即圍繞“商戶數字化經營服務商”的戰略定位,形成了“支付云、零售云、金融云”三大業務板塊,實現技術與產品體系整體向“云原生”遷移。這一戰略轉型被拉卡拉稱為“戰略4.0”。

    “支付+”模式。 (拉卡拉2020年年度報告/圖)

    目前,拉卡拉向中小銀行提供的支付與風控系統的“云收單”業務已在成都郵儲銀行、山東濟寧銀行和浙江民泰銀行落地。拉卡拉依托平臺打造的行業數字解決方案也接入了理想、蔚來等集團類客戶。此外,拉卡拉服務于渠道伙伴的拓客SaaS平臺注冊用戶數突破40萬,全年新貢獻平臺服務費收入3100萬元。結合拉卡拉披露的2022年“支付+”收入7000萬元可知,服務于渠道伙伴的平臺收入占了“支付+”總收入的44%以上。根據2023年拉卡拉一季度報告可計算出其毛利率已走出2022年的頹勢,回升至30.89%,環比增長約34%。

    拉卡拉“支付+”收入占比。(數據來源:拉卡拉2022年年度報告)

    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員認為“支付+”一定程度上稀釋了“套碼”對公司毛利率的影響。拉卡拉通過“上云”的方式加大了對渠道商的扶持,從而實現了業務擴張和降本效應。而拉卡拉在依托平臺定制化打造行業數字解決方案的業務表現上,雖然客戶量有所增加,但收入占比較低,未能幫助公司實現毛利率的進一步提升,還屬于布局的初期階段。

    2020年6月30日-2023年3月31日拉卡拉銷售毛利率變化情況。 (Wind/圖)

    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員認為,拉卡拉希望通過門店數字化經營SaaS平臺解決以前不少支付機構運用“套現”為噱頭解決的需求端問題,形成從采購到銷售的數據閉環,解決小微企業資金流的運轉問題。

    4.0戰略落地成效如何

    較之同行而言,作為A股“第一支付股”,拉卡拉4.0戰略的落地成效并不突出。通過對比可以發現,拉卡拉在業務上云、SaaS平臺建設和海外市場拓展等方面都沒有做到行業領先。通過查閱在近期披露“套碼”現象的其他三家上市公司2022年年度報告和2023年一季度報告,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員發現,拉卡拉的毛利率在2022年和2023年一季度期間均落后于新國都和新大陸。

    四家支付企業毛利率對比。(數據來源:Wind)

    相比于拉卡拉3.41億元的科技服務業務收入,同樣利用SaaS賦能商戶與金融機構的新大陸的商戶運營及增值服務達29.07億元,遠高于拉卡拉的收入。從這個角度來看,拉卡拉4.0戰略與新大陸還有一定的距離。究其原因是新大陸持續加大對 AI 視覺、UHF-RFID、OCR、語音識別等核心技術的研發投入。近三年來,拉卡拉的研發投入占營業收入比例一直在4%左右浮動,而新大陸的研發投入占比則接近9%,并持續穩定增長。

    中國跨境支付市場和數字人民幣快速發展,第三方支付機構捕捉到新商機。新國都和新大陸都加大了海外市場的布局。新大陸2022年的海外銷售收入為20.73億元,占電子支付及信息識讀產品業務約62%,并實現智能 POS、智能收銀機、標準 POS、新型掃碼 POS、泛智能終端等產品銷量合計超 1100 萬臺,其中海外銷量超 400 萬臺,海外業務收入同比增長超 58%。新國都2022年海外收入8.35億元,同比增長65.16%,布局歐美及日本等高端市場,還在海外重點市場實現了本地化運營。雖然拉卡拉在2022年年度報告提及開展了多個地區的跨境支付業務,但拉卡拉在2022年并沒有公布相關業務的具體數值。

    須搶占技術高地 應加大海外市場拓展

    不僅“套碼”,拉卡拉還曾涉及“套現”。據2019年央視“3·15”晚會報道,在某知名電商平臺搜索關鍵詞“破S機”或者“刷卡機”會出現許多售賣POS機的店家,并且通過咨詢客服關于支持銀聯免密支付POS機的相關問題后將會得到“拉卡拉個人版高端版”商品鏈接。

    最近,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員在三家知名電商平臺上搜索“破S機”和“刷卡機”得到的結果均是“沒有找到相關商品”。

    無論是“套現”,還是在電商平臺買賣POS機都是違法行為。中國人民銀行2016年9月30日印發的《關于加強支付結算管理 防范電信網絡新型違法犯罪有關事項的通知》第十三條明確指出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在網上買賣POS機(包括MPOS)、刷卡器等受理終端。

    而對于官宣的“套碼”模式,拉卡拉是否僅僅退款就可以了事?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員認為,大額罰款是否跟隨其后,還有待觀察。

    雖然“套現”引流“套碼”獲利的模式可以增加收入,但是這種灰色商業模式無疑會嚴重影響公司品牌形象。以此類“簡單粗暴”的違規行為謀取利潤的方式嚴重違背了拉卡拉4.0戰略“上云、用數、賦智”的數字化發展思路。拉卡拉必須徹底告別這種灰色商業模式,重塑公司品牌形象。

    告別灰色業務之后,拉卡拉的陽光錢途如何行進?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員認為,對于科技業務來說,核心技術是科技業務發展的關鍵,加大技術研發是拉卡拉的當務之急。拉卡拉自2019年啟動4.0戰略已有多年積淀,但投入研發資金占比一直不能領先于行業,只有不斷迭代的技術才能匹配支付行業的快速發展,才能更好地賦能渠道商的拓客工作,從而實現降本,提升公司整體的毛利率。

    對于服務而言,目前拉卡拉的SaaS平臺可以解決客戶的資金流問題,但相比于同行領先者仍然有較大差距。究其原因是市場上SaaS平臺的供應商眾多,產品同質化嚴重,解決方案類似。如何能更加精確地觸達需求端的痛點,如何打造出一款差異化SaaS平臺,如何將科技更好地賦能支付業務是拉卡拉應該思考的問題。

    拉卡拉是國內首批與人行數字貨幣研究所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和首批獲得國家外管局批準的跨境外匯支付業務資格的支付機構,應加大海外市場布局,并通過多年積累的支付業務經驗輔助人行探索數字人民幣賦能跨境支付的可能性。

    在境內,應以對接商戶和個人的資源優勢,協助搭建數字人民幣在日常生活中的場景,促進數字人民幣的應用或許可以成為拉卡拉新發力點,但投入期可能較長。

    校對:星歌

    歡迎分享、點贊與留言。本作品的版權為南方周末或相關著作權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否則即為侵權。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
    国语自产视频在线社区,国语自产视频在线不卡,夫妻性生生活视频全过程